在婚姻中共同成长

发布时间2022-04-02 04:10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童瑶PK冯绍峰:你根本不懂,门当户对的重要性

作者:彬彬有理

初恋,是很多人心头的白月光。

因为,最初之恋的赤诚。

因为,爱而不得的遗憾。

如果,失散20年后,你又和初恋重逢。

你未嫁,他未娶,你们心里都还念着对方,你会嫁给他吗?

我相信很多人,尤其是感性且深情的女人,会像傻子一样喊出那句告白:“我愿意!”

等等。

如果你是年薪几百万的企业高管,而你的初恋是背负几百万外债的穷小子呢?

你是不是还愿意?

别着急回答,电视剧《心居》给了我们答案——

这段时间,因疫情被封控在家,内心的焦灼犹如门前柳树抽出的枝丫,汩汩地往外冒。

为缓解焦虑,我在跑步机上一边跑步,一边追热播剧《心居》。

这部剧中,让人看得最纠结的一对CP,就是童瑶扮演的顾清俞,和冯绍峰扮演的施源。

他们两个联起手来,以初恋情人20年后重逢的老套剧情,再次提醒被婚姻蹂躏得满目全非的都市男女:

“千万不要嫁给门不当户不对的人,哪怕他(她)是的你初恋老情人!”

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为什么迷雾重重、伤痕累累?

不对等的婚姻和爱情,到底藏着哪些不忍直视又屡试不爽的人性弱点?

我今天决定和朋友们说说大实话——

电视剧中,童瑶饰演的都市白领顾清俞,是上海弄堂里长大的女孩:

少年丧母,和父亲兄长相依为命,但她非常优秀,名校毕业,进入知名投行工作,是动不动就赚百万千万的女强人。

过早失去母亲的创伤,让她对原生家庭的大小事务,大包大揽,缺乏边界。

魔都成功女性的优越,又让她在爱情上极其挑剔,只想寻找完美伴侣和理想爱人。

她所有的强势、高冷和疏离,都是因为她内心的脆弱、匮乏和渴求。

她谈过很多次恋爱,但始终念念不忘的,是十多岁时同一条弄堂里长大的白衣少年施源。

直到某天,因为某个巧合,她和施源重逢了。

她未嫁。

犹如女神从天而降,一身名牌,容颜依旧。

他未婚。

落魄不堪,穷困潦倒,甚至为了赚钱还债,给母亲换肾,不得不打几份工。

四目相对那一刻,她仿佛看见了一道光。

那道光来自她自己的初恋情结和心头执念。

而他自卑地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那自卑是一个落魄男人在心爱女人面前,尊严和骄傲碎落一地的耻辱。

按理说,相差这么大的两个人,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到一起的。

但是,这人世间所有的爱情,在开始的刹那,往往不是源自理性,而是源自感性:

“我爱你,是因为我需要你。”

这是很多门不当户不对婚恋的第一个真相,也是很多错爱的根源:

自己内心的匮乏和需求,是性爱冲动的源头。

女强人顾清俞的需求是什么?

自幼丧母的她,眼睁睁看着患病的母亲去世,年少的自己却无能为力。

长大后异常优秀的她,在魔都住着空荡的大房子,活成家里的主心骨,却没有心灵上的人可以依傍。

商场里,她见过很多优秀的男人,也陪他们玩恋爱游戏,但她无法信赖他们。

因为他们和她一样活在利弊输赢的算法里,是都市里的空心人。

所以,顾清俞的需求是:

安稳的家。

心灵的依靠。

和她身边男人不一样的伴侣。

初恋情人施源,恰恰满足了她的这个需求:

他虽然穷,落魄,背负债务,和父母住在弄堂里。

但他负责,担当,会弹琴,懂英文,谦卑又执着,朴素也单纯。

而他对患病母亲的不离不弃,又让过早失去母爱的顾清俞,得到心理的救赎——如果她的母亲能挺到现在,她一定会救活她。

当一个女人,实现了金钱自由和物质丰盈,她就格外看重精神满足和心理需求。

这是顾清俞跨越身份悬殊,和施源闪婚的原因:

她爱上的是眼前这个人,更是她内心的期待。

而施源在克服自卑心理后,最终愿意和顾清俞结婚,是因为她活出了他梦寐以求的样子:

他高考失利,而她考上了名校;

他一直渴望进入好公司,赚很多钱,改变家人命运,而她早早实现了这一点;

他一直活得压抑、沉重、委屈,所以就特别向往自由、美好、舒展,而她就是美和自由的代言……

何况,他们还曾是少年恋人。

晃动在记忆里的少年滤镜,还有当初羞于启齿的懵懂,让他们今日的重逢披上了某种冥冥注定的神秘色彩。

他们再次坠入爱河。

他们决定忽略身价差异,结为夫妻。

而这,藏着亲密关系的第二个真相:

很多时候,我们爱上的,不是眼前这个人,而是自己期待的投射。

当你从梦幻中醒来,期待变成了绝望,你终究看清这样的真相——

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最致命的伤,是当热恋过去,两个人回到生活细节里,面对琐碎家常和平庸日子,过往经历和生活差异,就像细小的麦芒一样,扎得双方都寝食难安。

简而言之:

两个人的见识、思维和格局,以及由此带来的行为逻辑和处事能力,让他们很多时候不在一条线上,也get不到对方的点上。

电视剧中,顾清俞和施源最大的问题,是身价落差带来的金钱观的差异。

她心疼他为了给原生家庭还债,一个人做几份兼职,整宿整宿不睡觉的辛苦,就假装好心人,资助他母亲完成了肾移植手术。

她生怕亲朋好友嫌弃他穷,就时时处处维护他的尊严,甚至不惜和亲朋当场翻脸。

她让他搬到她的大房子里,他也因为她的关系进入了大公司。

只是,她所做的一切,都仿佛在刻意提醒他:

你是个无能的男人。

当事业受挫的施源,坐在顾清俞面前,狂扇自己耳光,咆哮着说出:

“我穷光蛋一个,要啥啥没有,干啥啥不成。

结婚后,住的是老婆的房子,工作也是老婆的关系,现在就连我妈换肾的钱,也是我老婆出的。

你小手轻轻一挥,就把我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执着,所有的尊严,都付之一炬了。

我知道你是一个女菩萨,你跟我结婚,就是一场渡劫。

渡完这个劫,你就可以封神了!”

而顾清俞心寒地站起来反击:

“我做了这么多,怎么你倒委屈起来了?你有病吧!

那一刻,初恋滤镜碎落一地,一地虱子爬了满屋。

这段女强男弱、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也陷入了死胡同。

这里面,藏着亲密关系的第三个真相:

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之所以冲突激烈,是因为关系的失衡。

一个在过度付出中,认为应该得到理解和认可。

而另一个在极度自尊中,陷入了过度自卑,不仅不懂感恩,反而陷入了受助者恶意的牢笼:

“你高高在上地施舍我,你无视且伤害了我的尊严,我要报复你。”

屈嫁的女人,因牺牲太多,心理失衡的满腹委屈。

拧巴的男人,在受助者恶意里,不仅不懂感恩,反而恶意丛生。

这是很多门不当户不对婚姻必然宿命。

当幻觉和期待散落一地,我们终将在一地鸡毛的生活里懂得:

我们是如此爱慕特别的异类,但最终还是和相似的同类走得更远。

不难想象的是,如果顾清俞结婚的对象,不是重逢的初恋施源。

而是在魔都有10多套房产的备胎展翔(张颂文饰演),或者和她同样优秀的白领精英,那么这样的悲剧压根儿就不会出现。

首先,这样的男人,不会为原生家庭的债务发愁,因为他和她一样有钱。

其次,就算他的人生陷入困境,需要妻子帮衬,他也会心安理得地接受,而不是玻璃心到如此脆弱。

因为,他相信自己有翻盘那一天,也知道人生不过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否极泰来,盛极必衰,是人生常态。

等他东山再起,他再补偿她就OK。

这就是精英思维:

“我没问题,我一定会翻身取胜。假以时日,我以重金回报。”

就像顾清俞说的那样:“我们是夫妻,什么你的我的,我们要共同面对。”

但施源为什么做不到这一点呢?

因为他一直都很穷,一直都在受苦,一直都没有靠山,一直都人生不顺。

这种“我不行,我不配,我不能”的习得性无助,让他看不到未来和希望。

他的自卑和骄傲、拧巴和委屈,皆因为他对自己的无望。

这就是贫穷思维:

“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我再努力也是没用的。”

每个人,都是“过往的经历+当下的处境+未来的谋略”的产物。

门当户对之所以重要,就在于当你和一个人有着相似的过往和经历,就更容易在当下达成共识与和解,进而一起谋划未来。

婚恋和人性悲哀的地方在于:

我们在相爱时,沉迷的那个人的优点,恰恰是结婚后,他最致命的缺点。

而婚姻和恋爱最显著的区别,婚姻是以重组再生家庭的形式,激活一个人原生家庭的创伤。

如果,我们没有勇气和修行,直面彼此的过往创伤和当下痛苦,一起穿越亲密关系的暴风雨,那么我们势必就在十字路口分道扬镳。

或者,各生异心,貌合神离。

这是亲密关系的第四个真相:

如果我们无法直面痛苦,那么我们就无法得到成长。

婚姻中的痛苦,是我们从源头上治愈自己的礼物。

身份悬殊的两个人,如果弱的一方能去弥补自己的短板,心怀感恩,不断成长,最终也会幸福圆满。

婚姻最难搞的地方,就在于:

结婚不意味着圆满,而代表着心灵成长的真正开始。

任何一段婚姻从青丝走到白发,都需要不断付出努力。

不断成长,不断修行,不仅是婚姻的课题,也是生命的深意。

除此之外,男与女,爱与性,没有定论,也并无捷径。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