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贤明:改革高校录取制度 彻底解除应试教育枷锁

发布时间2022-03-27 06:02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我们能否等待美国探索出新型教育形态,再直接引入我国呢?答案是万万不可。要知道,与同形态教育的水平差异不同,教育方式上的水平差异,往往意味着一种文明维度的差异。一百多年前,新学堂从欧洲传入我国,其背后伴随坚船利炮而来的是文明之间的降维打击,其后果之一便是整个西方知识体系伴随着现代学校教育制度进入中华文明。在21世纪这场新型学校教育的改革和探索中,我们中华民族不能落后,不应该落后,也不会落后。可喜的是,我国不少学校,其中包括民办学校,已经开启了探索新型学校教育的尝试。

总的来说,我国学校在探索教育新形态的改革中,表现出一个明显的特征:尖兵突进,硬件先行,而教育过程变革相对滞后。我国近年来积极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这一举措叠加重点建设的教育发展基本策略,使得我国一些学校在硬件条件上发展较快,但是,由于相应的教育研究和课程开发没有跟上,特别是应试模式的强大制约,这些硬件投入如何真正促进教育过程的实质性变革,还需要深入研究与实践。一些教育技术公司在人工智能教学、短视频课程和游戏学习等方面的探索,以及少量引进的国际课程,已闪现出些许教育过程变革的微光。

导致这种教育过程变革滞后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在探索新形态教育的改革中还面临诸多掣肘因素,其中应试教育模式已经成为全面制约我国教育改革的一道枷锁。为了切实推动我国教育改革向更加深广方向发展,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实现两个转变:一是在考试制度改革的同时,要加快高校录取制度改革,要求各高校根据不同专业的人才培养需要来制定不同的录取方案,对不同课程分数赋予不同权重,并向社会公布。二是学校教育发展的基本策略从重点建设向特色发展转变,缩小学校间投入差距,以项目建设鼓励学校特色化发展。实现第一个转变,可以解除应试教育的桎梏,从评价环节真正给教育改革松绑,同时也为实现第二个转变奠定基础。实现第二个转变,我们不仅可以建立一个既能适应学生个性化发展需要、切实减轻学生学业负担,同时又能适应国家发展对多样化人才需要的学校教育体系,而且可以为探索新的教育形态的改革创造必要的宽松环境。

在探索新型教育形态的改革中,民间教育和科研机构可以发挥十分重要的作用。这是因为,民间教育和科研机构一方面具有有利于创新的灵活管理体制,在改革过程中受体制限制较少;另一方面,民间教育和科研机构又有强大的社会融资能力,可以满足新型教育形态探索有时对大量资金的需要。更重要的是,任何探索性的改革都多少隐含着试错的风险,而公办学校教育又有着十分突出的同质性,在改革过程中很容易步调一致,因而改革风险较大。由多样化的民办教育在这场改革中担当开路先锋,既有利于改革的顺利展开,又可以最大限度地规避改革风险,保障国民教育体系总体上的稳定。教育部门应当制定相关政策,引导民间教育和科研机构积极投入教育创新。

当今国际竞争的核心是科技竞争,科技竞争的关键是人才竞争,人才竞争的基础是教育竞争。我们相信,国家凭借着长远的、历史性的战略眼光,一定能认识和把握好世界教育领域这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领导中华民族赢得这场新世纪教育竞争。

(原标题:项贤明:改革高校录取制度,解除应试教育枷锁)

(责任编辑:杨卉_NQ4978)